借1500元2个月要还50万!“套路贷”背后 竟有平台运营855个放贷App!
财经

借1500元2个月要还50万!“套路贷”背后 竟有平台运营855个放贷App!

2019年12月15日 07:04:13
来源:央视网新闻

“无利息、无抵押、无担保、放款快”,这样的贷款条件对于手头紧张的人来说,无疑是“天上掉馅饼”,具有极大的诱惑力。不过,一旦开始用上这种贷款,“馅饼”瞬间就可以变成“陷阱”

套路贷的噩梦也就从此开始,有的人甚至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杀

1

深陷“套路贷”网红“花姐”被逼跳楼

受害人 王女士曾经的我是一个多心大、多阳光、多快乐的人呢。就因为这两个月的时间,我希望能用我的死,来整治一下网贷。

这是今年7月,艺名叫“爆头-花姐”的王女士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段视频,然后她就从录制视频的大楼上跳下自杀了,网络上她有近三万名粉丝,而导致她自杀的直接原因就是深陷“套路贷”。两个月的时间,她从借几千变成几十万,无法上岸。

受害人 王女士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大的贡献,我就想我到最后了,我能拯救和我一样深受套路贷之害的千千万万的人们。

深受“套路贷”之害的不仅仅是王女士。辽宁大连的方女士在一家公司上班,今年年初手头一直紧张,在刷抖音时,看到有贷款的广告,说是“无利息、无抵押、放款快”,就点了进去。下载安装App后开始注册,需要填写姓名、上传身份证正反面照片、进行人脸识别,再输入手机号、手机运营商服务密码等,方女士也没太在意,就按要求一步步操作。

受害人 方女士我第一次借的没有那么多,就可能借了有两三个小贷App,但是两三个App借2000块钱的话,到手可能只有1400元,它的利息是7天600块钱。

方女士讲,小贷平台宣传时说无利息,实际借2000元,到手大概1300元到1400元,那600元、700元钱被平台直接以服务费、信息费的名义扣除,“砍头息”高达30%多。开始她还能7天到期还上,但由于钱来得太容易,很容易就越借越多,借的多了,7天到期方女士就还不上了,这时小贷公司就开始打电话催,于是她只能找更多小贷App借款来还前面借的钱

受害人 方女士我得还人家2000块钱,所以我得上另外一个平台借2000块钱,但是另外一个平台到手只有1400元,我还得再申请一个1400元,这样的话是2800元,我才把第一个这2000元钱给还上。

记者:你后边可能就成几何倍数翻了。

受害人 方女士对。

记者:你最多的时候,手机里的小贷App有多少个?

受害人 方女士可能能有100多个。

记者:100多个?

受害人 方女士就是连本带息一天我要还1万多

小贷公司在不停打电话催她还款的同时,还会用短信、微信等形式给她推送其他小贷App的链接,让她继续去新的小贷平台借钱还款。方女士告诉记者,从最开始借1500元到欠各种小贷平台50多万,只有两个月时间

受害人 方女士等到后期的时候,就给我们公司打电话了。因为当时留的可能也有公司的电话,也是拼命地打电话,不还钱就说要去公司砸门、泼红油漆。

催收程度不断升级,从开始的辱骂、威胁自己,到短信、电话轰炸自己手机通讯录里的亲友、同学、同事。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方女士无法上班、无法出门,一度打算自杀。最后还是父母卖了房子,才堵住漏洞拯救了她。

2

系统开发商同时运营855个小贷App

“套路贷”里全是套路,最终目的是把上钩者榨干吃净,洗劫他们和父母、亲友的资产。那么,受害人手机里那些名目繁多的“套路贷”App背后,隐藏着怎样的罪恶利益链条?

受害人手机里那众多的小贷App又是谁在经营呢?对此,黑龙江七台河警方进行了全方位侦查,他们发现很多小贷App都来自一个名叫“阿尔法象”的系统开发商,它的运营主体是天科安华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。“阿尔法象”系统平台专门为网络“套路贷”研发,最高时该平台同时有855个小贷App上线运营

记者:这些App都是套路贷的App吗?

黑龙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 郭继富都是套路贷的,都是专门为套路贷量身定做的App,而且它把这个App租给资方(“套路贷”犯罪团伙),总而言之提供一条龙服务。

警方查明,作为系统开发商,天科安华(北京)公司可谓是集大成者,为资本方也就是小贷公司提供完整的一条龙服务。小贷公司只要以每年48800元、78800元、98800元、20万元不等的价格租他们的系统,就可以量身定制“套路贷”App,根据需求在系统中设定最高放款额度,一般3000元;贷款周期5天、7天或14天;服务费,也就是砍头息,是贷款额的30%左右;展期费、逾期费等。

同时,还为小贷公司介绍推广方、催收方;还负责对接多家数据公司,大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,为小贷公司提供贷前审核、贷后催收等支持;还联系第三方支付公司,为小贷公司提供支付、结算通道。各个环节彼此咬合、勾结从中渔利。

黑龙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政委 郭继富第三方支付公司,在支付的过程中,明知是套路贷犯罪,还为其开通支付通道,而且收费有的是每一笔按一块钱收费,有的是每笔收0.35‰,之后再返回系统商(天科安华公司)0.05‰。

在充分掌握了涉案“套路贷”各方犯罪证据后,七台河警方在公安部督办下,今年8月,300余名警力兵分八路,赴北京、重庆、浙江等地对“套路贷”App系统开发商等相关公司进行集中收网打击。行动共打掉“套路贷”犯罪团伙9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82人,破获刑事案件1058起,查封、冻结涉案资产7亿多元,实现了对“套路贷”犯罪全链条、生态式打击。

3

小贷App注册设套

不法分子“精准套路”

“套路贷”有着设计专业的套路,同时具有很强的迷惑性。 近些年频繁出现的因深陷“套路贷”而轻生、自杀等现象,就足以说明它的危害。 那么,“套路贷”犯罪团伙是如何做到对受害人进行“精准套路”的呢?

警方核实,仅套路贷“阿尔法象”系统内,就有7万6千多人被催收,数十人疑似被套路贷催收自杀身亡。那受害人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套路贷团伙获取的呢?首先,直接来自受害人注册小贷App时填写的内容,以“随你花”这个小贷App为例,要填写的申请资料有6项,姓名、身份证、手机运营商授权、淘宝授权、手机通讯录、定位。

黑龙江七台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大队长 朱孟杰要求借款人提供(运营商)手机短信的服务码,数据方会根据服务码模拟登录运营商的后台,调取借款人6个月通话详单,对详单的内容进行留存,用于后期的催收。

事实上,为“套路贷”犯罪团伙提供数据支撑服务的公司往往以“大数据风控”或“大数据征信”公司的面目出现,其通过爬取数据等方式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令人触目惊心。

以这次被打击的上海一家数据公司为例,通过强制借款人授权,他们可以利用爬虫技术在500多家网站非法爬取公民的个人信息,包括公民身份验证信息、电信运营商通话详单、淘宝京东等电商数据、公积金、社保信息、学历信息、外卖信息、保险信用卡信息、法院信息等,形成详细的报告提供给套路贷犯罪团伙作为放贷、催收的依据。而利用这些信息,通过大数据分析,立刻就可以对受害人进行精准刻画,使得套路贷犯罪团伙可以对受害人“有的放矢”。

比如,通过淘宝等电商记录,可以分析出你的消费水平和消费习惯,通过你的收货地址可以直接锁定你的家庭、公司位置,通过分析你最近6个月的通话详单,可以刻画出你的高频联系人、亲人、朋友、同事等。

警方告诉记者,涉案的上海这家数据公司,2016年7月以来,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,为各种商户提供13亿余次服务,非法获利1亿余元。另一家被打击的位于杭州的数据公司,同样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,为互联网放贷机构提供风险测评,获利9亿余元

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 王瑛玮9月1日以来,各地网安会同刑侦部门收网打掉团伙147个,抓获嫌疑人1531名,采取刑事强制措施798名,铲除了一批帮助犯罪的技术服务商、数据支撑服务商、支付服务商,实现了对套路贷犯罪规模打击、生态打击。

香港之开彩香港马会